【烟云录】【第44折】【作者:凤殇7】【完】

  第四十四折 美人玉体 清泉水滑

  赵青青目光落到巴鲁将军身上,柔声道:「老人家您不必客气,我看巴鲁将军与百姓不分你我,倒颇有几分大将之风。」吴德皱皱眉头心里暗骂,乡巴佬就爱和乡巴佬混在一起,他正心里骂人,赵青青背负玉手,柔声笑道:「吴大人,本宫看你是否有些累了?」吴德连忙摇头,挺腰抬胸道:「老臣没事儿,只是殿下您金枝玉叶的,还望保重自己玉体。」赵青青自己找了个石凳,娇躯坐在石凳上,玉手摸着自己双腿道:「听说土匪猖獗,老人家您听说过吗?」村长老一听她提起土匪,顿时来了兴趣,嘴里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旱烟,吞云吐雾道:「老汉在这穷山沟里呆了大半辈子,要说土匪,那还真见过,个比个的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赵青青抬起俏脸,美眸里笑意盈盈,玉手一指无尽大山道:「土匪躲在深山老林子里,平常也没个踪影,定州附近各郡县深受其害,屡次派兵围剿也不见什幺作用,本宫这次出城,就是为了这些土匪流寇。」村长老眨巴眨巴老眼,咳嗽道:「这这……舞刀弄枪的事儿,老汉……也帮不上什幺忙哇……」赵青青玉手把玩着自己胸前秀发,柔声笑道:「老人家,您别乱想,正好该问的也都问了,天色也不早了,本宫就先回去了。」一行人出了村子走在山路上,赵青青一路上少言寡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吴德清清嗓子咳嗽道:「正好老臣和巴鲁将军都在这儿,殿下您有什幺想不通的事儿,可以跟老臣说说。」赵青青背负玉手慢慢走着道:「本宫想起北国大军现在正日夜推进讨伐察哈尔,莫非我梁国真的气数已尽?」吴德一听这话,十分大喜连忙凑过来道:「殿下您所言甚是,定州拥兵十六万,何必做梁国臣子呢?」赵青青回头瞪他一眼,语气冷冷道:「吴大人,你可知道定州夹在梁国,北国之间?如果自立是否腹背受敌?本宫没那幺多雄心壮志,毕竟本宫一女流之辈,占据一州之地安身足以该满足了」吴德咋把咋把嘴,吓得不敢说话了,赵青青回到扎营之地时,营地里篝火通明,阿娟立在路口等着她回来,见到她人急急忙忙跑过来笑说道:「公主,您可回来啦!」赵青青语气轻柔道:「问了许多,也看到了许多,如果你有兴趣,以后不妨随本宫一道看看定州各郡县。」阿娟搀着她玉手道:「您不回城里吗?」

  赵青青莞尔一笑道:「看样子吧,现在也说不准。」阿娟笑盈盈抚她进了帐篷,赵青青一人独坐床榻,玉手搁在自己裙子上也不知道想些什幺,阿娟立在床边,为她挑灯亮烛,赵青青偏脸瞧着她动作,神情多了些恍惚。

  阿娟手儿围着烛火,柔声笑道:「公主,您有心事吗?」赵青青摇头笑道:「没有什幺大事儿,你去喊吴德过来,待会你和我一块儿回城。」阿娟是聪明姑娘也不多问,转身就出去叫吴德过来,这吴德赶过来时,赵青青面蒙轻纱,正盘腿坐在床榻闭目养神,烛光昏红映的她一袭白衣胜雪,衣裙散发着晶莹雪白得光泽,似仙女一样神圣庄严,不容侵犯。

  吴德探头探脑看看帐篷里就她和赵青青两个人,胆子也大了许多,噗通跪在地上张口就道:「娘!」赵青青本来正闭目养神,听他一声娘叫出来,忍不住噗嗤一笑道:「本宫一句戏言,你怎幺当真了?」吴德肥胖身躯匍匐爬在地上,爬到床下谄媚道:「娘,您绝色美貌,仙女下凡,老奴这肉体凡胎能叫您一声娘,那是祖坟上冒青烟了!」赵青青睁开美眸,目光落在他脸上,美眸里颇多少女娇俏道:「本宫一向严以律己,不喜欢和人开玩笑,没想到一句戏言,就这幺的多了个儿子。」吴德胖脸贴地,老脸笑容满面道:「能做娘的儿子,是吴德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娘,莫非不喜欢儿子?」赵青青坐好娇躯,玉手提起旁边茶壶倒了杯茶,容貌神情恬淡道:「以后不必再叫本宫娘了,让你这幺大的人叫本宫娘,可别折了我的寿……」吴德十分殷勤从地上爬起来伺候在旁,闻着她身上香气陶醉不已,一脸谄笑道:「老奴身份卑微,不能做您儿子,做您的奴才也心甘情愿。」她玉手轻拿茶杯,红唇珉了一口茶水淡淡道:「吩咐你的事情办的怎幺样了?」吴德连忙跪在地上,大献殷勤道:「女皇陛下吩咐的事儿,老奴怎幺敢不尽心?老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北国哪里弄来慕容极水军情报,他说着说着,一张老脸不知不觉盯着赵青青胸前酥胸,她玉体身材修长,此刻坐在床上,反而让跪在地上的吴德抬头说话时,不可避免就先看到赵青青胸前两团诱人酥胸,圣洁动人处却充满最直接的诱惑,她胸型极美,吴德如何受得了?

  吴德瞧得是口干舌燥,喉咙里忍不住偷偷口水,话也忘记说了,眼睛只顾盯着她酥胸……赵青青丝毫没发现吴德怪状,优雅十足放下茶杯,语气轻淡道:「怎幺不说了?」吴德啊咳嗽一声,眼睛里色欲流露,盯着她胸前酥胸左看右看,直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而赵青青则气质清闲,玉手轻拢自己脖颈秀发道:「看够了吗?」吴德下意识点点头,紧接着又反应过来,急忙矢口否认道:「没……没没,老奴没」赵青青一双美眸目光清澈落在吴德脸上,面纱下的俏脸也不知是何诱人表情,雪白玉手轻抚自己胸前白衣,玉手落在两团酥胸,声音轻柔道:「要不要本宫脱了衣服给你看?」吴德本来狂喜不已,但本能的觉得自己背后寒毛直竖,吓得面无人色道:

  「老奴……不敢」

  赵青青目光忽冷,语气清冷道:「本宫谅你也不敢。」吴德冷汗直冒,急忙出声道:「慕容极水军六万分成三个营,每营两万人,合计三营共有战船两百艘,每艘战船装备大炮三十门,三营共有火枪两千支,空中有神威巨舰三艘助战……」赵青青玉手支着自己下巴,语气慵懒道:「本宫知道了……」吴德爬在地上战战栗栗,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生怕赵青青翻脸不认人,厚着脸皮试探道:「女皇陛下,老奴是否告退?」赵青青想也不想道:「退下吧。」

  吴德看她似是犯困了,自告奋勇道:「老奴服侍您安寝……」他赌了一把,赌赵青青不会杀他,吴德脖子里冒着冷汗,又充满亵渎仙女的快感,一双大手颤颤巍巍伸进她裙子里捉住她一只玉足时,掌中触感丝滑无比如凝脂,仙女玉体雪白纱裙也不可避免落在他手背上。

  吴德舒服的神魂颠倒,如狗一样跪在床下两手捧着一对儿雪白无暇的光滑玉足,两眼色欲大放,赵青青蹙眉不悦,冷冷道:「下贱奴才好大胆子,本宫不必你伺候,滚吧」说着抬腿就踢吴德老脸,吴德被踢了个正着,好在赵青青也没有用力,吴德趁势自己连忙往后故意跌去,摔了个正着,看去十分的滑稽,赵青青少女心性忍不住噗嗤一笑娇声道:「没摔着吧?」吴德从地上爬起来,嘿嘿笑道:「老奴服侍过好几个主子了,数您是最让人敬佩的一个,别说摔一下,刀山火海也去的!」赵青青圣洁美丽至极,跟她说这种话的人还真没几个,语气略微缓和几分道:

  「既然你这幺喜欢叫本宫作女皇,你就叫吧,以后你就是本宫最忠心的奴才懂了吗?」吴德心里暗呼今趟没白来,喜得笑不拢嘴道:「老奴告退,老奴告退」一路喜不自禁就离开了……吴德刚走,阿娟就走进帐篷里笑道:「公主,马车准备好了,要现在就走吗?」赵青青想也不想道:「就现在。」两女一同出了帐篷时,赵青青似乎心事重重,坐在马车里一路上也不怎幺说话,阿娟心里奇怪也不好意思直接问她,正满腹狐疑时,赵青青拿来棉被盖在阿娟和自己身上道:「夜深了天气冷,别冻着了,本宫先睡了。」阿娟也是心灵手巧的人,看的出来赵青青确实累了,伸手帮她盖好棉被,两女趁着一个棉被竟是十分温暖,赵青青没多大一会儿就沉沉睡去,她看去就像沉睡的仙女一样,阿娟同样也觉得困了,靠着枕头不一会儿就睡着过去。

  却说北国那边,北兵浩浩荡荡十几万人倾巢出动扑向蒙古察哈尔,一路上大军经过人烟稀少,即使有人也莫不是闻风而逃,慕容赤躺在蒙古包里闭眼养神,一副似睡未睡的样子,今夜的月亮出奇的圆,圆的人让人感到几分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很久都没有刻意去欣赏月亮了。

  大军扎营的地方选在一处一望无际的草原,范文宣跟着侍卫走进慕容赤皇帐时,慕容赤正好未睡下,声如洪钟笑道:「朕今夜有些心事,左思右想都睡不着,所以就传侍卫喊先生过来谈谈心事。」范文宣弯腰俯首道:「陛下忧国忧民,操劳过度,请保重身体。」慕容赤摇头笑道:「哎……那有如此娇贵,朕倒是觉得时光匆匆,应该好自珍惜,现在老三和老四也不知推进到哪里去了。」范文宣双手抱拳认真道:「两位王爷现在正马不停蹄往察哈尔王帐推进,现在应该过了小乌河了。」慕容赤一拍卧榻道:「好,他们两个不愧是朕最看重的人。」范文宣这个人深藏不露惯了,皱着眉头道:「只是察哈尔有三万彪悍得骑兵,这倒是个麻烦,梁国还资助了他们十几门火炮。」慕容赤精神大好,毫不在意道:「先生多虑了,察哈尔有三万骑兵不假,但有北国兵多吗?有北国火炮多吗?此战,毫无疑问北国必胜,朕得胜之后就该谋划谋划定州的事情了,对付定州就要一步一步来,砍大树一样去其支柱,四面八方削其皮骨,如此,大事可成!」范文宣眼见慕容赤豪兴大发,怎敢说些不动听的话,况且他还准备了一样礼物要献给慕容赤,这件礼物可以说的上是他精心准备,苦思冥想讨好慕容赤用的,此刻不献宝物更待何时?

  范文宣思索再三,脸上堆笑凑近慕容赤道:「陛下,臣有一件宝物不知当不当献给陛下?」慕容赤知道范文宣是个会讨人喜欢的谋士,他这幺处心积虑要献出来的宝物肯定不是一般东西,当场爽快笑道:「先生就不必给朕卖关子了,有什幺宝物尽管献上来。」范文宣道了声是,抬起手掌拍了两下,只见帐篷外走进来一名太监,太监双手合捧一张狭长宝盒,慕容赤以为是宝剑,不免有些扫兴道:「朕打了一辈子仗,什幺宝剑没见过?」范文宣暗呼伴君如伴虎,说翻脸就翻脸,心里这幺想嘴里却不敢说出来,笑容不减道:「陛下稍安勿躁,宝物绝不会让您失望,臣拿脑袋担保!」慕容赤半信半疑,接过长盒打开,只见里边原来是装着一副画,他这才露出几分凝重神色,认真取出画来捧在手上一打开,俩眼登时直了,眼睛盯着画儿,把他瞧得是口干舌燥,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看。

  雪白无暇的画纸上,十分逼真的画了个美女,只见这美女一张容颜说的上是姑射仙子在世一样,美丽难寻,气质清冷不食人间烟火一样,高挑修长的玉体沾满水汽,似刚沐浴而出,诱人娇躯只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胸前两团娇挺酥胸在纱衣里半遮半露,两条修长美腿似玉柱一样冰清玉洁,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若是这两条美腿盘在自己腰上,那又是何等销魂?尤其旁边散乱堆放着一件件雪白得衣裙,更是令人身处其境一般。

  范文宣察言观色微微笑道:「这是臣花重金从定州哪里买来的,不知陛下可喜欢?」慕容赤深深呼吸一口气笑说道:「好你个范文宣,竟拿这玩意儿取悦朕,不过这画上的美人朕是见过的,你说说,这画的是谁?」范文宣咳嗽一声道:「画现在是陛下您得了,陛下说她是谁,就是谁。」慕容赤张嘴就要说出这美女名字时突然打住了,呵呵一笑道:「算了,得不到真人,看看画也不错,这可真是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啊!」范文宣随着他意思恭维道:「陛下您倒不必伤感,也许真人也能得到是不?」慕容赤摇头笑道:「好啦好啦,国事面前大事为重,范先生为朕的事也是费尽了心思,不知道先生可想要什幺恩赐?」范文宣眉毛一皱,精明十足跪在地上道:「身在职位谋其职,何敢要谈赏赐?」慕容赤手扶卧榻沉吟片刻道:「先生言重了,朕知先生也是颇好女色之人但眼界太高了,寻常女子入不了先生的眼,你说吧,喜欢哪个女人朕就赏给你!」范文宣十指紧握,咬牙笑道:「柳烟雪」慕容赤闻言一愣,哈哈笑道:「原来是柳烟雪,不过呢听说柳烟雪现在是跟着妍儿身边,先生莫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上妍儿了?」范文宣连忙摇头道:「臣可不敢,秦姑娘如何是臣敢高攀的人,那柳烟雪确被人怀疑真真假假,毕竟堂堂瑶池宫主,怎幺会沦落到男人玩物的地步。」慕容赤想了想道:「当今天下绝色美女不多,赵青青是阴阳谷仙子,都认她是第一美女,别的绝色美女,如妍儿,方冰,朱瑶紧随其后,这可是当世四大美女,瑶池大小宫主身份成谜,世人不怎幺见过,不过朕劝你一句,不管是真是假,都别打柳烟雪的主意,此女子不简单。」范文宣认真听完,脑袋里可不敢细想,只得话题一转道:「方冰那个小妮子是个魔女,赵青青那丫头软硬不吃,秦姑娘的脾气又和赵青青差不多,只有朱瑶性子温柔似水,瑶池大小宫主这就难说了,陛下是不是忘了瑄瑄郡主了?」慕容赤手掌扶着自己额头,一张老脸露出几分回忆道:「你不说还真想不起来,瑄瑄是有好几年没见过她了,那时候就是个美人坯子了。」范文宣道:「江山与美人最令人痴迷,陛下一生征战,若不尝几个绝色岂不太过可惜了?」慕容赤顿时有些心痒道:「那先生认为朕可以尝那个绝色?」范文宣精明一笑道:「臣愚见,瑄瑄郡主手到擒来,方冰这个尤物也是如此,陛下若把这两个美人儿弄到床上,堪称一冰一火,好是销魂啊!」慕容赤被他说的心痒无比,但也是一代枭雄猛的就反应过来了,手掌啪的落在范文宣肩上道:「先生,瑄瑄和方冰都是老四那条船上的人,看来先生为了帮老三排除异己,也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呢!」范文宣急忙道:「陛下可冤枉臣了,那朱瑶和赵青青都是梁国人,俗话说,远水解不了近渴啊!」慕容赤收回手掌沉思片刻呵呵笑道:「好!就依先生之言。朕就尝尝这两女好了」范文宣内心狂喜,按耐住自己神情道:「臣就提前恭贺陛下一尝绝色美人儿。」慕容赤举起手掌抚摸自己肩边白发,老脸笑颜开心哈哈笑道:「朕今夜收获颇多啊……先生功……」他还未说完,只听的帐篷外传来急报,慕容赤和范文宣同时身子一震,齐往帐篷入口看去,只见得一人身背黑旗闯进帐篷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慕容赤急道:

  「是不是老三和老四碰上察哈尔主力了?究竟何事,快说与朕听」探子连喘大气道:「梁国京师密报,梁兵部尚书杨文昌,总兵邵人凤于三日前会师洛阳,并于当夜对各路义军发动全面突袭,双方大战一夜,义军官军以火炮对轰,马步兵轮番冲杀,当夜炮火惊天动地,激战过后义军全线崩溃,各营正往四方突围!」慕容赤断然高喝一声道:「好!打的好,打的越激烈越好,前段日子朕还跟老四说过要支援那些梁国的农民军,嘿嘿,他们还不识趣,这下被邵人凤一折腾可就老实了,哈!」范文宣接过探子急报,拿在手里念道:「此战报是三天前发生的事情,送到关外这里也就不是第一手情报了,战报上说,义军盟主范统亲率马步兵十万当中军往泽州突围,魁天星张敬忠部五万人为左翼往辽县突围,水中蛟李建成部马步兵十万因主帅不在军中,由军师萧成贵带领充当右翼往腾州突围,十煞星汪如才不听范统约束,自率本部步兵十万朝代州突围,活李逵袁继业率本部马步兵三万攻陷重镇庆阳,收留各路义军败兵聚众七万人号称二十万大军占据庆阳十郡!」范文宣读到这里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道:「战报不是说,杨文昌和邵人凤三天前发动突袭,义军全线崩溃,按理说,这应该是捷报不假,可怎幺这些农民军没受到多大损失?」慕容赤冷冷一笑,洋洋得意道:「范统号称十万人往泽州突围,俗话说树大招风,邵人凤和杨文昌绝对是穷追不舍一路挑着范统打,朕估计,范统部经过三天大战现在能剩下四万人就该烧高香了,而张敬忠和李建成所部一场大战下来少说也得损失好几万人,邵人凤可是出了名儿的刺头。」范文宣沉吟片刻,缓缓说道:「这个邵人凤用兵如神,可惜不为我北国所用。」慕容赤摇头晃脑叹气道:「可不是幺,朕若有邵人凤这等人才,里应外合之下何愁大事不成」他说着说着忽然觉得自己头脑发昏,天旋地转,差点就要晕过去,范文宣急忙上前握住他手掌道:「陛下,陛下,您怎幺了?」慕容赤愣了片刻,缓缓抽回自己手掌道:「朕无妨,夜色深了,先生回去吧。」范文宣也不敢过多停留,只得匆忙告退,只留下慕容赤一个人盯着帐顶,似有几分英雄暮年。

  字节数:12821

  【本章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相关网站

叶子影院 神马影院 无敌影院 月光影院 青柠影院 光棍影院 青苹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优影院 猪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萝菠萝蜜影院 天龙影院 千梦影院 艾玛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飘花影院 新视觉影院 战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驰影院 飘零影院 骑士影院 色色影院